盗版网课问题不治 在线教育何以育人?
2020-04-20
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无论是课业辅导、考试辅导、升学辅导还是继续教育,众多教育机构、学校都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。再加上原本就已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的在线教育、慕课等,在线

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无论是课业辅导、考试辅导、升学辅导还是继续教育,众多教育机构、学校都将线下课程搬到线上。再加上原本就已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的在线教育、慕课等,在线教育行业在近期收获了极快的成长速度。但其信息内容生态的问题、尤其是盗版问题,也随之猖獗起来。动辄上万元的网课,在网络上只需要几十元便可购得。更令人意外的是,盗版网课背后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以及成熟的“网课代理”模式,大大加快了盗版网课的传播速度。

盗版网课“泛滥”

有调查显示:在闲鱼二手交易平台中搜索“猿辅导”等关键词时,发现了大量被广告文案精心包装过的网课资源;而搜索“学而思”的关键词,出现了“0.5元学而思网课”等大量盗版课程资源。有卖家还表示,“除了2020年春季课之外,往年课程的资料包都有,全套三年课程一次搞定,而且买学而思三年全套数学,送猿辅导高一数学”。

新华社报道指出,当前的盗版网课存在价格低、类型广、传播易三大特点,其中,便宜是盗版网课最大的卖点。有消费者称,在猿辅导上购买了两期799元的课程,发现网上盗版只需10元。

盗版网课还以“资源齐全”著称。在网络上,竟然还有文章公然分析盗版网课优势,其中便包括“种类众多”这个因素。当前,盗版网课已经可以覆盖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培训、公务员考试培训、研究生考试培训、各类语言等级考试、计算机等级考试培训等各类热门考试培训,也包括视频剪辑软件教学、小学奥数精讲等方面的课程内容。

此外,盗版网课在充分利用众多电商平台、互联网平台的基础上,可以以极低的成本进行销售信息扩散以及内容分享等二次传播行为。“在淘宝、闲鱼、拼多多等第三方平台均存在商家未经授权,售卖在线课程的情况,形式除分享账号链接之外还包括网盘资源分享。”有辅导机构有关人员曾对媒体表示。互联网二手交易平台、网络社交平台群组已成为盗版网课的常见交易平台。

从买到卖:网课代理已成为产业链条

一次性售卖盗版网课,是一种单向的侵权行为。网课代理业务的出现与流行,不仅极大地推动了盗版网课的传播、更是增加了事情定义、治理工作的复杂性与难度。“网课代理”的概念并不复杂:缴纳几百元的代理费,消费者不仅可以获得来自大量教育机构的考研、考公课程;如果将这些课程拆开卖给其他人还能收回成本,甚至可以借此赚取不少差价。毫无疑问,这种既能低价学知识,又能赚点零花钱的特殊资料获取方式,能极其容易地说服学生群体投入其中。

据了解,这些盗版的网课一般都是自行购买之后,通过录屏的方式进行翻录,导出后大多会存于网盘,而部分也会收录在课程代理机构的网站中。从找资源、低价引流到盈利变现、内容呈现,这条产业链中涉及到了多方平台和交易场景,盗版课程市场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。

通过百度搜索“网课代理”,置顶广告首先跃入眼帘——“网课代理,招募合伙人”“网课代理零经验加盟”等。此外,有关代理攻略、代理技巧的文章比比皆是。

从学生角度而言,代理机构对于该群体的心理弱点把握精准。有机构曾打出这样的广告语:学习赚钱两不误。据该机构的代理同学介绍,目前平台上每科课程售价为120元,每卖出一门课,课程代理能分得60元。也有声音称,从事课程代理后,利润从每月1500元逐渐稳定到3000元,大学后期的生活费借此完全实现了自理,毕业时存款已达上万元。

盗版网课为何难以治理?

据维权骑士、鲸版权等版权服务机构在2019年11月发布的《2019年第三季度内容行业版权报告》,相比2018年,盗版侵权事件同比增长1231%,渠道以闲鱼、淘宝等电商平台为主。闲鱼方面曾回应称,针对盗版课程,对于有权利人来告知平台,或者从官方渠道可获知其有明确版权的课程类,闲鱼会通过相关的课程名称、商标名称、著作名称等维度,结合关键词和图片特征进行监测识别。对确实存在盗版行为的,根据严重程度采取包括不仅限于下架、删除、限权、封禁的处置。

作为盗版课程的直接受害者,有教育机构也曾表示,公司法务会定期监测排查盗版课程,一旦发现兜售盗版课程的行为,则会采取投诉责令下架的方式。但从现状而言,在网课代理加持下,盗版网课的发展仍然令人担忧。

从个人角度而言,购买盗版网课起码可以省下上百元、上千元,并且覆盖的范围广,包括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培训、公务员考试培训、研究生考试培训、各类语言等级考试各类热门考试培训。学生群体基本收入为零,有的家长经济压力也是现实问题——当学生需要各类培训学习又想省钱时,购买盗版网课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而在卖家交易方面,随着监管的严格,盗版网课从过去的单打独斗变成了团伙作案,并且延伸成了“线上传播 线下代理”模式。有些人专门组建团队通过录屏软件翻录正版网课后上网售卖。翻录视频、上传资源、网上推广等各环节均有专人负责。成熟的盗版课程销售者甚至机构,还会在产业链中加入代理环节,进一步推销盗版资源。

另外,对于课程方来说,存在维权意愿较低、维权成本高情况。在目前在线教育蓬勃发展的时期,由于竞争激烈,企业往往容易在盗版产品的“广告效应”和“版权保护”之间纠结。比如此前新华社有报道称,一家著名“法考”培训机构合伙人表示,虽然该领域久受盗版网课之苦,但由于此前有多家企业都因严打盗版反而严重影响“人气”导致公司损失巨大,因此大家对盗版网课“敢怒不敢怼”。

此外,在代理机构贩卖盗版网课已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,追责成本高、诉讼周期长是版权方通过法律手段维权的致命伤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最核心的一点是要能够证明自己享有该作品著作权。在享有版权的情况下,首先要做的是保存对方侵权的证据,比如,通过公证机关做好网页公证,这是最稳妥的一种证据保存办法;其次是举证对方因侵权行为所得利益是多少,以及因对方侵权行为导致己方的损失是多少,然而这两者的具体量化颇有难度。

对于盗版内容最终使用者的追责也存在争议。有声音认为,当前盗版打击对象应将终端用户包括在内,倒逼大众提升法律意识。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中国现在保护在线教育版权最好的方法,仍然还是要回归到保持打击传播者、教育和督促使用者的方式,对复制并传播盗版课的商业行为,应当根据互联网环境的特点增强保护措施,但重点不应该是对最终用户进行打击。

盗版网课没有生存的理由

价格低廉、种类众多,是盗版网课的两大卖点。但其劣势更应受到重视,比如课程质量与售后,接受教育的渠道依赖盗版网课,存在着极大的时间、金钱与精力风险。有不少学生反映,盗版网络课程存在很多疏漏,例如课程内容不完整、视频清晰度差等,由于无法及时更新内容,严重影响了学习。还有一些商家故意向学生销售过期盗版网络课程,甚至直接从事网络欺诈。因此,打击盗版网课售卖传播、打击网课代理推广,对于保障学生教育质量而言,责任重大。

尽管盗版网课“线上传播 线下代理”模式增加了治理难度,但是通过有效的监管与严格的执法,对其有效治理并非不可能。比如,可以通过监管网络平台对售卖盗版网课的行为给予有效打击。尤其是,报道显示,盗版网课交易大多藏身于各类网络平台,因此更应该强化网络平台的责任,对为不法经营提供便利的商家加大惩治力度。

另外,新技术也应积极运用到打击盗版网课中来。当前,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版权保护技术已经有一定的应用成果,尤其是在新闻报道与传播方面,这项技术完全可以运用到网络课程的传播中去。

影视音乐行业在过去经历了盗版时代,在打击盗版后,得到了很好的发展环境,也孕育出了更多优秀的作品与人才。在线教育同理,尽管从短期而言,盗版网课还有一定的“普惠”价值,但长期看一定会对课程创造与在线学习质量造成深度打击。而且从教育这件事情本身而言,盗版的本质便是一种对知识的不尊重。换言之,不治盗版网课,在线教育无法育人。